工匠

徐国伟:为景泰蓝披上七彩妆容

2019-06-12 17:16:54 作者:郭成 杨磊涛 来源: 河北工人报
分享:

  寻访河北大工匠——工匠精神在现代闪光



利用显微镜观察釉料的色泽和纯度

  人物名片

  徐国伟,1980年生,省工美协会会员、珐琅釉料烧造技艺省级传承人。1997年入行的徐国伟,多年来潜心学习、传承、发展景泰蓝釉料这门有着600年历史的手工艺。他在传统中和京珐一起创新了土黄、男肉色、女肉色,丰富了景泰蓝釉料的颜色体系,打破了600年以来做人物脸部颜色不能处理的问题。目前,徐国伟所在企业生产的釉料,占全国景泰蓝釉料市场70%的份额。

  工匠速写

  “我们都在努力奔跑,我们都是追梦人。”

  这是徐国伟最近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也是他上了“套”后,追逐的景泰蓝釉料梦。

  30年前,徐国伟向往衣鲜光亮的白领生活,很抵触进釉料车间“子承父业”。

  30年后,不知是景泰蓝釉料成就了他,还是他成就了景泰蓝釉料。

  寸头圆脸,身材壮硕,一身黑色运动套装。

  这个80后的景泰蓝釉料掌门人,既有传统匠人的执着稳重,也有新派掌门的诙谐幽默。

  “欲戴其冠,必承其重。”徐国伟坦言,他也喜欢追逐利润,也想做一个匠心实业家,把景泰蓝釉料手艺传承下去。

  如今,徐国伟为传承600年的景泰蓝披上七彩妆容,惊艳了世间。


-用玛瑙把釉料研磨成粉末

   1、釉料厂相继消失时“子承父业”

  杨柳春风,城墙外铜胎初绽。仲夏流萤,紫铜丝以梦为马。霜叶未眠,伊人月下点红花。雪落眉间,君在瓶身烙朱砂。数流年,万般雕琢,只为它。叹韶华,半生寻觅,只为她。一曲《景泰蓝》,如梦如幻。

  600年前,明帝朱祁钰定国号时,经过千推百敲定为“景泰”。掐丝珐琅工艺经御用工匠创新改良后,制作工艺水平达到了顶峰。匠师们给具有“蓝中透绿”特色的钴蓝釉料取名“景泰蓝”,以与西亚的钴蓝釉料区分。随着尚蓝意识越来越强,经过演化,所有色质的釉料都被统称为“蓝”,制作出来的工艺品也称作景泰蓝。

  今天,“景泰蓝”中“景泰”之内涵,早已超出“大明景泰”的狭义概念,而被赋予更多美好的意味,如和谐、友谊、和平、繁荣、昌盛、如意、高雅、智慧等。

  据考证,早在明代之前,距离京师“一箭之地”的大厂,技艺精湛的能工巧匠被招入宫廷造办处,躬身景泰蓝制作,自此景泰蓝就与大厂结下跨越600年时光的缘分。

 黄金压成金板后,剪成金片准备熔化

  1973年,大厂回族自治县老县长杨洪恩白手起家,创建了县特种工艺厂,老艺人马作文倾尽心血,培养当地技术力量。当年,厂子派出徐宝元等五六名工人,到北京珐琅厂学习釉料的烧造。1980年,徐宝元的儿子徐国伟出生。“我出生第三天,父亲便破土动工,开始盖房子。”谈及逝世的父亲徐国伟很感激。不管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儿子,总之,当年的徐宝元义无反顾地创业了。

  然而,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,景泰蓝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濒临灭绝,国内景泰蓝釉料厂家相继消失:1998年衡水宝塔牌釉料厂倒闭,2000年北京市海淀区西小营釉料厂宣布破产。2001年拥有50年珐琅釉料生产经验的北京市珐琅厂釉料车间下马……

  就在景泰蓝日渐没落的时期,徐国伟“子承父业”,进了釉料车间。这一年他刚20岁,“打小就在景泰蓝瓶瓶罐罐中间长大,七大姑八大姨全是干这个的。我也向往衣着光鲜的白领生活。”徐国伟说,“每天重复配料、复称,枯燥单调。每天被炉火熏得头晕脑胀,连汗毛孔都是对接班儿的抵触。”

  觉察出徐国伟低落的情绪,徐宝元给儿子调了岗位——上午干活儿,下午给北京周边客户送货。徐国伟高兴了,“每天接触新的人和事儿,送货路上看看风景,晚上跟客户喝喝小酒儿,觉得挺美。”


-对釉料的色彩进行调配

  然而,没过多长时间,徐国伟乐不出来了。“客户在烧制过程中,经常碰到问题,就把我喊过去询问。”徐国伟说,“有一次,客户产品出现崩蓝的情况,烧制出的产品掉皮儿,问我怎么处理。现在懂了,崩蓝不外乎釉料质量不对、铜胎处理不干净、点蓝时涂料太厚等原因。可当时,一问三不知啊,只能告诉人家,回去跟我爸商量一下,告诉您。”

  一度“回去跟我爸商量一下,告诉您。”成为徐国伟回答客户疑问的标准答案。这让徐国伟很难为情,“20多岁的小伙子,也要点面子不是。”

  此时徐国伟面临着要么不干,要么重新回到车间从头学。“这一行,外行管不了内行。想接班,先得懂行。”徐宝元的话,这一次徐国伟听进去了。徐国伟一头扎进车间,待了7年。仔细研究釉料用于景泰蓝每一道工序可能出现的所有问题。

  
-用吸管进行景泰蓝点蓝作业

  2、为景泰蓝扮就七彩妆容

  在这个行当,釉料烧造技艺体现出中国古代科技发展的历史轨迹:景泰蓝釉料从单一到多样,体现出中国特色艺术魅力:颜色的多样化使产品色阶不断完善,这满足了设计大师们的创作要求;颜色的鲜艳,明快,使景泰蓝产品靓丽、更有光泽;不同时期的珐琅釉料颜色,体现了不同时期景泰蓝产品的风格和特点。传承600年的景泰蓝釉料,大体要经过配料、熔化、研磨3个步骤,产品分有色、无色、透明、半透明和不透明等五类。

  徐国伟说,由于年代久远,如今只能用现代科学语言来形容古代配方。在故宫典藏的文献中详细记录了清代配置一斤景泰蓝釉料的配方:马牙石:十两、定粉:八两五钱、盆硝:八两五钱、信石:一两二钱、硼砂:三两六钱、紫石:一两五钱。一共三十三两三钱。

  两斤多原料才能熔制成一斤珐琅釉料。因为在1300度高温熔制过程中,一部分原料变成气体挥发了。起最主要基体作用的是马牙石,也就是石英、二氧化硅。其余盆硝、定粉、硼砂起助熔作用。金属原料来配置颜色:如宝石蓝是加入钴的氧化物;加入黄金可以调试出美妙的粉红色……谈起看家本事,徐国伟眉飞色舞。

  如今的景泰蓝产品整体色彩、图案色彩都已经可以随意发挥,单一的蓝色时代已经过去了,人们更喜欢的是色彩搭配和谐,整体图案漂亮的作品。在徐国伟的参与下烧造出了历史上没有的玫瑰红、玫瑰紫、男肉色、土黄等新颜色共计200多种,打破了600年以来做人物,脸部颜色不能处理的问题。又先后烧造出APEC蓝及中国红等景泰蓝国礼专用颜色。

  其中“APEC蓝”的烧制过程,至今让徐国伟记忆犹新:2014年,北京工美找到徐国伟,要求配置一款区别与传统蓝的釉料。“当时也不知道要用到APEC国礼上,要求很简短:要有蓝天那种活力与水润。”

  要求虽然简短,难度却很不简单。前后30次试验,全部失败。青金石、绿松石等贵重金属,一次仅原料就要1500元。四五万块钱打了水漂,还一点进展没有,徐国伟也犯愁了。

  “传统的蓝色采用金属铜和钴调制出来,但是这一次,无论怎么调整二者的比例,都达不到想要的效果。”徐国伟说,“我们把二者比例夸张到常人不敢想的程度,依然不成功。于是我们开始尝试加入锌、稀土元素。这就相当于泡茶时,大伙儿都习惯了茶叶、开水的搭配,而我们往里面加了牛奶,做奶茶。”

  这一打破常规的举动有进展了。经过一次次完善,终于成功了。北京APEC会议期间,采用徐国伟研制釉料制作的国礼——景泰蓝赏瓶《四海升平》,以其华美的造型、瑰丽的色彩、精湛的工艺,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“釉料就跟配菜一样,主料大家都知道,核心机密就在于配比不同,但也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神奇。”徐国伟说,“过去有个传说,珊瑚红只能下午烧,上午烧不成。经过我们研究发现,之前都是用煤烧制。烧制温度全凭烧活儿师傅经验判断。上午煤火硬,温度1000度左右,烧出的颜色发暗。下午火比较稳定,温度在800度左右,这正是烧制珊瑚红所需要的温度。但是800和1000度火焰状态,很难凭肉眼判断出来,这就需要专业测温设备。”

 
-对高温熔化好的釉料进行水淬处理

  3、电代煤改变600年“火中取财”方式

  “我们都在努力奔跑,我们都是追梦人。”2019年新年贺词中,习近平主席对每一位奋斗者的寄语让徐国伟印象颇深。他说,让热爱景泰蓝的人,看到好产品,享用到好产品,是他奔跑追逐的梦想。

  “其实吧,我挺有野心的。我也追求利润,也愿意做一个独具匠心的实业家,把景泰蓝的精髓传承下去。把景泰蓝产品做到登峰造极。让我儿子也看看,他爹像他爷爷一样棒,甚至更棒!”徐国伟说。

  有了“野心”,就有了动力。景泰蓝有句老话叫“火中求财”,烧蓝时,炉温颜色、釉料融化程度全靠肉眼掌握。稍有不慎,前功尽弃。

  准备烧制景泰蓝产品的徐国伟,决定从最难的步骤开刀。“过去景泰蓝有句老话叫‘十蓝九砂’。烧活儿师傅有句口头禅,‘头火轻、二火重、三火必定出窟窿’说的就是控制火候的难度。想要做精品,就从最不好控制环节做文章。”

  徐国伟想研制电炉,替代传承600年的以煤烧制釉料、烧制景泰蓝的方式,提高产品的质量稳定性。为此,他卖掉了老宅,父亲也将棺材本拿了出来,凑了10万块钱。

 用天平秤对釉料原材料进行按比例称重

  到电炉厂一说自己的想法,对方要价“最少20万。”徐国伟郁闷了,“没别的办法,自己攒吧。”

  于是,釉料工人徐国伟又成了“锅炉匠”:炉体、炉砖、炉膛、电控系统……每一个配件都要专门跑到厂家订制,“仅一个电控开关,我们就研究了好几次。最开始瞬间电流过大,造成街坊邻居家电压不稳,灯泡忽明忽暗,没少被埋怨。”

  “东拼西凑”的炉子2008年攒出来了,为此徐国伟专门给了唐山做炉膛厂家5000块钱模具费。

  徐国伟的笑脸还没落,炉子就出问题了。“炉丝烧断了,毛病大了。刚攒好的炉子只得拆了。除了控制柜,其他的全报废了。”徐国伟说,“打开炉膛才知道,炉丝因高温下坠粘连了。”

  15000元打水漂了。徐国伟更没想到,这只是开始。“改进的炉子,用了半年,炉底坏了。”徐国伟说,“又拆了一次发现,这回是残留的釉料把炉底炉丝腐蚀了……”

  就这样,徐国伟的钱包越来越瘪,造炉子的手艺却越发娴熟。最终,徐国伟设想中的电炉试验成功。“有了电炉辅助,不仅减轻了烧活儿师傅的劳动强度,也提高了产品的工艺质量。”徐国伟说,“在这个行当,金红釉最难烧制。将黄金剪成碎片,放进坩埚烧制时,温度高低对釉料色泽影响很大。经过我们研究发现,温度在1450度至1500度之间烧出的颜色最好看。但仅50度的温差,之前凭肉眼很难判断,如今采用电炉,每一位烧活儿师傅都有了一双火眼金睛,可以精确控制烧制温度了。”

  借助传统与现代科技,徐国伟为传承600年的景泰蓝披上了七彩妆容。“宝瓶如花放光彩,全凭巧手把花摘。不见白芨花不开,不见八卦彩不来。不受水磨石浸苦,哪能留得春常在。”这是徐国伟经常念叨的一首诗,亦是他30年景泰蓝釉料生涯写照。

  -文/本报记者郭成图/本报记者杨磊涛

关键词:工匠,徐国伟,景泰蓝责任编辑:杨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