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匠

徐磊:十载“焊水”铸就“磊落”人生

2021-02-04 10:43:34 作者:郭成 郑荣玺 来源: 河北工人报
分享:

  让工匠精神在新时代闪光——

  2020年河北工匠年度人物大特写

  ■徐磊和工友一起学习焊接知识 

  人物名片

  徐磊,男,1988年出生,现为中油管道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焊工。自2008年10月技校毕业后,来到该公司十多年来,徐磊先后获得中国石油集团公司焊工技能大赛个人金牌、中央企业技术能手、中华全国总工会河北电焊工技能大赛个人第四名等一系列荣誉。

  人物速写

  1988年出生的徐磊,虽然长着一张娃娃脸,却有着183厘米身高、166斤的魁梧身材。

  沾了干电焊的本家亲戚的光,徐磊也成了一名电焊工。他平时在技校学,业余时间到亲戚家打下手。不要钱,只为了练手艺,同时向老师傅“偷”一些书本上学不来的小技巧。

  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徐磊,为了当好焊工,每天坚持健身锻炼臂力,30斤重的哑铃,他能连举30次。

  在徐磊看来,强悍的体魄,是当一名合格电焊工必备的硬件条件,而系统的理论学习,则是当一名优秀电焊工的软件条件。为此,他经常翻看《手工电弧焊工艺书》之类的专业书籍,平时他还喜欢做题,都是国家职业技能鉴定、中国工程建设、电焊职业技能比赛之类的题库中的考题。

   ■徐磊和工友探讨焊接方法

  1

  免费打工练手艺的技校生

  2004年,16岁的徐磊很迷茫:想上高中,可是学习差点事儿,考得分不够,求学的路放弃了。接下来干什么,他想了近两个月。一位本家亲戚,在农村揽着点儿结构件的焊接活儿,建议他学学电焊。

  就这样,16岁的少年,揣着一周60块钱的生活费,走进了技校学习电焊。“平时在技校上课,一周一次实训,动手的机会实在太少。我有时间就去亲戚那儿帮忙,不要钱,就为了多练练手艺。”

  徐磊亲戚揽的大多是彩钢瓦支架之类的活儿,不需要多高的技术和工艺,给人焊结实就行。这种要求,正适合技校生徐磊的焊接水平。

  一到周六日、寒暑假,徐磊就过去帮忙。不过,电焊弧光烤在脸上,就跟三伏天晒太阳一样。冬天还好点,夏天到了,徐磊就用夹子把领口夹住,喝藿香正气水降暑。“咱本身就是农村孩子,吃这点苦不算什么。”徐磊回忆说。

  在亲戚这儿干活的老师傅们,虽然理论知识差点,可胜在实践经验丰富。时间久了,徐磊也发现了这个门道,开始主动“偷艺”:管材切割不精准,两根管之间有小拇指盖大的缝隙,徐磊想到的是用焊条一点一点堆积堵“窟窿”。老师傅找了块钢筋补上,多余地方用焊条呲断。

  “有的管材比较薄,我用学校教的‘锯齿焊’,刚上手,焊一拃长就漏了。”徐磊说:“学校用的是12毫米厚的管材,而这里最薄的也就3毫米厚。‘连弧’焊不行,老师傅们都用‘灭弧’焊,点一下,等冷却降温后再点一下。这些小技巧,看似简单,但很实用。”

  2008年10月技校毕业的徐磊,来到中油管道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成为一名实习焊工。“这家公司主要制造油气集输设备和长输管道设备,在我们这个专业知名度很高,在校时,学长们有到公司实习的,我也一直希望毕业后能来到这家公司学手艺。”徐磊说,“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、手工电弧焊等电焊专业的各种方式,这里都有。”

  当然,新来的实习生是不允许独立焊接产品,得先跟着师父学习。但是徐磊总觉得自己技校学得扎实,自己也能直接上手焊。12月份,公司生产一批管道过滤器。趁着师父不在,徐磊偷摸地焊了两根焊条。“我焊了大概有20厘米左右,没想到师父突然回来了,狠狠地说了我一顿。”徐磊说,“师父用砂轮打磨半个多小时,把我的焊缝去掉,重新焊了一遍。师父说,这种设备要用到天然气管道运输上,容不得半点瑕疵。让我先把技术练好了再上手焊设备。”

   ■徐磊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健身

   2

  练技先健身的

  实习生

  不过,徐磊的练习方式有点特殊——练技先健身。“每组俯卧撑30个,连做3组;跑步3公里;30斤重的哑铃,一组30个、一组20个、一组10个。”徐磊说,“做一名合格的焊工,得有体力支撑。比如仰焊,需要发达的肱二头肌支撑。”

  这样的健身“套餐”,徐磊已经坚持了10年多。为了提高手臂稳定性,徐磊在手腕挂上一块砖头练习 平伸。“最初坚持十来分钟手臂就开始哆嗦,现在可以坚持半个小时了。”徐磊说,“有时我们的焊接精度需要达到零点几毫米,手必须稳,稍微哆嗦一下,就完了。”

  每天8小时工作结束后,徐磊还要加练近6个小时。“先用废料练习,然后再用试件练。平焊、立焊、仰焊各种角度焊接方式都要练习。”徐磊说。

  实操练习结束后,徐磊还会翻看《手工电弧焊工艺书》之类的专业书籍。徐磊说,“可能是因为从事电焊工作时间长了,眼神不好,不爱看电子书。平时我还喜欢做题,都是国家职业技能鉴定、中国工程建设、电焊职业技能比赛之类的题库中的考题。”

  在锻炼身体,为当好一名焊工储备体能时,徐磊也充分发挥了在亲戚家帮忙时向老师傅“偷艺”的能耐,他格外留心厂里老师傅们在焊接作业时采用的小技巧。“当时我要焊接一个法兰,做焊缝金属探伤测试。师傅张华告诉我,要想探伤一次性合格,除了控制好气流量、焊条尺寸、弧根长度这些专业技术外,接头处、打底工作完成后、填充、盖面等每一道工序,都要检查是否有气孔、夹渣,打磨干净,不能偷懒。”

   ■徐磊爬进管道里进行焊接作业  

  不仅如此,师傅告诫徐磊,对待每一道焊缝,都要仔细认真。焊条使用前必须烘干,这样不容易出现气泡。“焊条烘干桶类似我们日常用的特大号保温水杯,350度的高温一次可以烘干3、4箱焊条,不过得要2、3个小时。”一直以来,哪怕提前来两个小时,徐磊也坚持使用烘干后的焊条。就这样,徐磊逐步成长为厂里独当一面的合格电焊工。

  2013——2014年,公司生产任务繁重。徐磊和同事们每天早上8点进车间,中午、晚上都要加班。“那会儿赶上夏天,飞溅的焊花落到手臂上,火辣辣得疼,衣服上都是烫出的小窟窿。被汗水浸透的工作服,下班后都是一圈一圈的盐渍。”至今,撸起袖子还能看到徐磊胳膊上烫伤的印记。

  “那时有一个过滤器的产品最难做。一个用6厘米厚钢板卷成的桶状设备,大约4米长,几十吨重。”徐磊回忆,“法兰、封头、盲板等各个部件全要焊接。一个过滤器就要用掉120斤重的焊条才能焊好,焊条的重量差不多是一个成年人的体重。”就这样,连着干了两个月,终于把这批产品做完。

  从事电焊行业以来,徐磊也有过“心慌失手”的时候。“2017年我参加中国石油集团公司焊工技能大赛,要芯二保焊比赛环节,我紧张了。”徐磊说,“打底焊完,用手电筒一照,发现根部未融,没有焊透试件。”

  看着这块2厘米的“铁疙瘩”,徐磊心凉了,“这绝对没成绩了,当时也想着放弃算了。好在我想起教练之前说过,只要比赛时间没到,绝对不能放弃。”

  冷静了一下,徐磊拿起手据,锯掉了这块“铁疙瘩”。平时健身的努力没白费,十几分钟徐磊就锯开了。“锯开后,清理完残渣,我静下心来重新焊接。最后终于在3个小时的考试时间内完成了比赛。”而且,这次比赛,徐磊最终拿到了个人金牌、团体第一的成绩。

  ■徐磊和工友们一同完成焊接作业

  3

  防疫复工的急先锋

  岁末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爆发。2月份,中油管道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一边严格进行疫情防控,一边积极准备复工复产,此时家在廊坊的徐磊主动报名。“中俄天然气管线工程需要一批收发球筒产品,但有些同事身在外地,无法返岗。我一直在家,不需要自我隔离,可以直接进车间工作。”徐磊说。

  最初,车间内部只能有部分人到岗。产品订单量大,人手短缺。为了赶进度,4月1日,车间开始24小时两班倒,夜班需要从晚8点一直干到第二天6点。此时,徐磊主动要求上夜班。

  “我年轻身体壮,熬夜能坚持住。”徐磊说,“最开始还真有点不适应,到后半夜眼胀头晕,有时还会犯恶心。每到这时我就到水池那儿,用凉水泼泼脸,再回去继续干。”

  下了夜班,为了尽快恢复体力,徐磊会塞上防噪耳塞,蒙上眼罩强制自己睡觉。徐磊说,“必须抓紧休息,这样才能有充沛的体力,上下一个夜班。”就这样,徐磊连着上了20个夜班,与同事们一起,按时完成了这批收发球筒订单。

  随着抗疫复工保经济的逐步深入,徐磊他们也加快了工作的步伐。7月下旬,徐磊接到一个出差的急活儿——“陕西一家天然气处理工厂导热油加热炉出问题了,渗油,一旦处理不当,很容易引发着火、爆炸等事故,急需处理。”简单收拾了下行李,徐磊立即赶往工厂。

   ■每一次焊接,徐磊都要先认真观察焊接缝隙

  这个加热炉30多米高,为该厂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加热炉。经过现场勘查,炉子与工厂管线连接处出了问题。“大概有十余处漏油的地方,最难处理的一处,只有一头大的缝隙,我们戴着防护焊帽都进不去。”徐磊说。

  徐磊口中这个狭窄的作业处,距离地面20多米高,脚踩在临时搭的钢铁网格上,脚下就是天然气管道。风一吹,阵阵金属晃动的声音萦绕耳边,这种场景对于有恐高症的人来说,无异于一场灾难。

  “管道内虽然排空了,但也有遗留,属于一级动火作业。我们作业之前,先用软管将氮气注入管道,将管内氧气置换出去。焊接时,有人专门盯着测量仪,监测管道内氧气含量,确保作业安全。”

  就这样,徐磊每天系着安全带,提着30多斤重的小焊机,悬在20多米的高空作业。他和工友们一直忙活了2个多月,才把这台加热炉渗油问题处理好。

  不过回到廊坊老家,徐磊并没有休息的时间,“马上要去管道学院封闭培训,参加省总工会等九部门组织的技能比赛集训选拔了。”徐磊说:“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机会,可以和众多行内精英一块交流学习,长长本事。” ■文/本报记者郭成 图/本报记者郑荣玺

关键词:徐磊,工匠,焊接责任编辑:杨晓